早见坂阳

一个住在深山老林的隐者
写段子or摄影,暂时不画画
长期失踪但并不是僵尸号

佛秀•瞎几把乱写,暂时没感觉修改
※BE请注意
※文渣请注意
※BG请注意,大师x秀姐

        青灯伴古佛,莲台白骨卧。
        自从狼牙军入侵之后,洛阳便不停地下雨,天地昏暗,仿佛在为那些战乱中的亡魂悲怮鸣泣。荒郊野外,白骨森森,空气弥漫着腐臭,有些竟连尸骨也无全,被野狼啖去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他能做什么呢?他惟有从嵩山下来,边化缘边为人们超度,让他们投个好胎。
        犹记得他幼时与师父下山,洛阳万家灯火齐通明,宝马雕车,香盈满路,好一幅气派景色。
        如今这些都荡然全无了。
        是多久没有看到过鲜艳的颜色了呢?
        大抵也有一二载了吧。
        忽然眼前的刀光剑影中闪过一抹玫红。
        “施主请小心……!”
        就是这样相识的。
        一位出家人,和一位名动天下的秀坊女儿。

        后来他们结伴游江湖,为大唐江山助绵薄之力,一剑泯恩仇。虽然他多次对她说三不能,也多次将她救出来。他们骑马同游雁门关看雪,枫华谷看红叶,在阴山大草原驰骋感受微风拂面的惬意,在大漠看明月升起,三生树下,舞姿翩然,花影动人,在扬州放灯许愿,他是原天下无灾无祸,再无战乱。她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这日子有担忧,有悲伤,有生离,有死别,但总还是快活的,即使多次陷入险境,但彼此相安无事也还是高兴的,花前月下,美人相伴。虽然他仍记得自己是位出家人。
        后来,天下终于太平了。他要回嵩山还他这一世的罪孽,她也回到了秀坊。
        相濡以沫,最终还是相别于江湖。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春秋岁月,挥指间便过去了。他已是某寺主持,她是秀坊的师姐,虽天下文人雅客无人不晓,但终生未嫁,大概天妒红颜,死得也早。
        不是不爱,是不能相爱,不是不想相守,是无力相守。
        相遇,相知,相惜,已是最好的结局。
        她曾说:“大师你生得如此俊俏,当出家人可惜了,且随我还俗吧。”然而他只能念着阿弥陀佛,说着“秀姑娘,使不得。”
        浮生若梦,谁陷其中。
        但求今世多修缘,多积善,来世不如不相见,相见,便要两相全。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只可惜,没有啊。

                                                                   

评论(1)
热度(6)
©早见坂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