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见坂阳

一个住在深山老林的隐者
写段子or摄影,暂时不画画
长期失踪但并不是僵尸号

【剑三群像】四境八荒

※主丐叽

十一月十九,小寒。
        今日起床,卯时,天色还昏暗,而且杭州最近微雨不停,真的不想挪开睡榻啊。
        窗外雨声还在响,像玉珠落盘,忽然一阵冷风吹进,想起昨日先生教的诗文“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虽然还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大概诗人也是因为冷风把冬天的睡意给吹没了气恼所以写下这句吧。
        唉,真是一个可怜的人,虽然背诗很讨厌,但我此时不由得对他产生一点怜悯之心了。
        近日有秀坊的朋友来信说秀坊下雪了,若我有时间一定要来看看。
        上次杭州下雪又是什么时候呢,好像是我刚来山庄的时候,三月初,雪还没销融,冻风时作,后来就染了风寒,有人告诉我这就叫咋暖还寒,遇到这种天气就要把自己裹得厚厚的像只小鸡崽一样圆滚滚。
        哎呀,一下子就到了弟子早训的时间了,等今晚有空续笔。

十一月十九,小寒,戌时已过。
        今日的师父依旧温和好看,听说有弟子因为师父的美貌称他为庄花。确实庄花这个是再适合不过了,可惜师父永远闭眼,若是睁开眼的话,眼睛应该很好看吧。
        虽然在藏剑山庄的日子都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师兄依旧英俊,师姐依旧帅气,师弟也依旧淘气,但今日与众不同。我在巡视西湖时,发现了一个蜷缩在山庄墙外的一个人。乱世之中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许多时候在街上会看到冻死骨,有时也有人在山庄门外求苦苦乞求收留,要是让庄里好心的师兄姐看到了,便会领回来让他也成为藏剑的一名弟子。于是我也像他们这样做了,让船工阿福把他支起来拖到庄里去,和二庄主禀告了一声便继续巡逻了。
        那个人好像才没几岁,大概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头发乱糟糟,瘦骨嶙峋,灰头土脸的,很可怜。在临走前,我还悄悄塞了几个铜板在那个人破烂的衣物里,要是二庄主不留他,他也好歹能摸出几个钱。
        真不知道二庄主会如何处置他,不过明天就会知晓了。
        今日先生还夸我把学到诗句写到日记里,很开心。
        今天是好的一天。

P.此时叽萝大概五六岁,还是很小一只小孩子_(:з」∠)_不要问我叽萝怎么识字那么多!!因为是叽萝!!藏剑山庄什么都好!!(这有什么关系x
另外这其实有个bug,“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这首词是苏轼写的,但故事背景是唐代,这我就不管啦反正也不是十分正经地写(喂
大概会是个有点长的系列,也大概不会坑…因为叽萝是我最喜欢的女儿(…)
开心就挖个坑,有什么意见欢迎提w文笔烂这种轻喷orz因为瓶颈期不知道怎么写很痛苦。

评论(4)
热度(1)
©早见坂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