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见坂阳

一个住在深山老林的隐者
写段子or摄影,暂时不画画
长期失踪但并不是僵尸号

【藏花】无题

好像好久以前答应亲友写的一个藏花(?)友情向
没什么味道的糖,日期时间瞎写的

Start!
天宝八载,全国落雪,可谓罕见,皆曰瑞雪兆丰年。
秦岭青岩,冻风呼啸,撞得窗户哐当响,有些顽皮灵活的,就从竹屋间隙里钻进来,
吹灭了案上的蜡烛,卷走了砚旁的纸,裴渊皱了皱眉,再次拾起纸点燃蜡烛,忽然听到敲门声,便起身拢紧氅衣去开门,是小师妹。
“师兄,有信来了。”
裴渊接过信,上面没有留名,只有一句话,但这歪七扭八的字引得裴渊想笑,不用报家门也知道是谁写的。他进屋拿了伞,与小师妹道“和师父说我去杭州几日,很快就回,作业迟点交。”
“天暗雪浓,不如等雪停了再去吧?”
“不妨。”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即来。

评论
热度(2)
©早见坂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