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见坂阳

一个住在深山老林的隐者
写段子or摄影,暂时不画画
长期失踪但并不是僵尸号

【少云】元夕

※半夜睡不着摸的少云
※瞎瘠薄写TvT头脑混乱没写好
※大师视角

start!
这是我下山的第二个年头,因中途偶遇恩人楚留香,又被托以调查琅轩玉盆景一事,在金陵停留了近三个月。我不记得从何时起就在少林了,在我有限的记忆里,我似乎一直在少林,与青灯古佛相伴,要不是师父说该让我去见识见识,开开眼界,我估计一辈子都在少林寺敲钟诵经。
与香帅同来的还有一位云梦弟子,说起云梦,我仅年幼时在大殿里见过几位,听闻还是云梦的掌门与师姐,我只看了几眼,就被唤去做早课,具体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气宇不凡,不愧医者圣人心。
后来我独自一人去应天府探个究竟,不料被后面的傀尸伤个正着,若不是正好碰上云梦女施主,我怕是要归西了。
待我醒来之时,只觉得烟雾弥漫,
“多谢施…”
“先把药喝了,你我不必言谢,以后相互照应一下,你们少林皮糙肉厚的,经打。”
“……”

这位云梦弟子与印象不同,都说云梦弟子温婉,但这位风风火火,当初香帅可能是把她送错地了吧。
罢了,六根清净!
“哎哟你这和尚怎么又念经,你现在受伤了最需要休息!生病了看医生,不是念经!”
“……”
于是她抢走了我的手抄经本。

琅轩玉盆景案最终破了,结局出乎意料,可悲可叹,
“大师你不必再超度了,这种人…”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佛门弟子要普度众生。”

原本此案破了,我就准备动身去江南,但正值改岁,车马不便,就在金陵待了近三月之久。或许太过孤单,云梦弟子时常来看望我,虽然总容易不欢而去。
“女施主……”
“什么女施主,我是有名字的,华莲!你总是叫别人施主,连叫谁都不知。”
“……”

“女施主,你已经拿了贫僧一本手抄经本了。”
“我师姐上次瞧见我拿回去的,说你的字好看,要我再向你讨一本。”
“……”
“那我拿走了啊,还有我叫华莲,别再叫我女施主了。”
“……”
???你们云梦怎么回事???

转眼间正月十五了,过完这天,年也就过了。
“道湛大师,晚上看花灯吗,今日金陵最热闹呢。”
也罢,入京一次,应当看看六街灯火闹儿童。
“好。”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夫子庙那里人尤多,偏偏华莲喜欢往那里挤,说是不多不热闹。
“华姑娘,别被人群挤走才好!”
“知道了,这么大个人,我还怕迷路不成!!”

“道湛大师——!去秦淮河旁放孔明灯!”
“好。”
“大师你写了什么?”
“天下太平,百姓安宁。”
“……”

“等下去鸡鸣寺顶看烟花。”
“好。”

更吹落、星如雨。
鸡鸣寺顶上可以鸟瞰整个金陵,不愧是自古帝王州。烟花炸开那一刻,我瞥了一眼华莲,其实我觉得她比花火好看。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评论(4)
热度(11)
©早见坂阳 | Powered by LOFTER